1. 主页 > 新闻与评论 >

坤鹏论保:重疾新定义开始执行,应该买旧产品还是等新产品?

快乐只在于一个人心灵的富有,如果真能用钱买到,大多数人都会因为价格贵的离谱而感到不快乐。

——坤鹏论保

今年3月31日,中国保险协会发布了《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修订版(征求意见稿)》,向保险业内部征求意见。

后来又于今年6月1日发布《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修订版(公开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开始。

自从公开征求意见稿发布以后,监管部门就已经终止各保险公司按旧定义继续申报重疾险产品,而新定义又迟迟没有正式开始执行。

结果就是,从6月1日到现在,市场上没有新的重疾险产品。

这一点从鹏哥每个月推荐的重疾险产品也能看出端倪。

整个保险行业都在翘首期盼新定义早一天执行,早日恢复新品满天飞的时代。

终于!

终于!

在11月5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与中国医师协会正式发布《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2020年修订版)》。

与此同时,中国精算师协会也正式发布了《中国人身保险业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2020)》,让重疾险保费厘定有了更准确的依据。

确实有一种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感觉。

今天鹏哥就再来谈谈重疾新定义,以及被大家一带而过的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的事情。

本文重点内容:

  • 重疾新定义的影响
  • 被忽视的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
  • 买旧产品还是买新产品?
  • 常见问题解答

一、重疾新定义的影响

重疾新定义修改了哪些内容,在之前的文章中鹏哥已经介绍过,所以这里不准备重复介绍了。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翻翻之前的文章《重疾险新定义终于要开始执行了!》。

今天重点谈谈新定义的影响。

之前鹏哥介绍过,与整个保险行业数百年历史相比,重疾险的历史简直不值一提,满打满算也不足40年。

而重疾险在国内的发展时间更短,1995年才被引进的。

但就是这样一个历史短暂的产品,却成为了人身保险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有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18年的11年里,国内保险公司推出了超过3000款重疾险产品,累计承保人数近2亿;为大约180万人次进行过理赔,共计赔付金额超过1000亿元。

从理赔次数上看,重疾险并不是最多的,但行业占比却非常高。

重疾险保费规模在整个健康险中占比近60%。

与其他健康险相比,重疾险有两个明显的特征:

  • 保费高
  • 保障周期长

这两个特征决定了投保人和被保险人花在重疾险上的精力会比其他保险多,对重疾险的期望也更高。

这也就直接导致了另一个不好的结果——纠纷多。

从2007年重疾定义的执行,到今年重疾新定义的修改,解决保险纠纷都是其重要目标。

站在行业监管角度来看,他们是最希望该行业可以健康、稳定、长远发展,并且也愿意以此为目标而努力。

至少从重疾新定义修改的内容上看,显然会比之前减少很多纠纷。

二、被忽视的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

大家都在关注重疾新定义的执行,却忽略了在重疾新定义公布的同时,中国精算师协会也发布了《中国人身保险业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2020)》。

对于消费者来说,这份文件并没有什么意义,拿过来也看不懂。

但对保险行业来说,这就是重疾险市场的基本法。

鹏哥之前介绍过,保险行业的核心是风险管理。

风险管理将众多不可预知的风险通过概率学、统计学等硬科学转变成可量化、可计算的可保风险。

1662年,约翰·格朗特在伦敦出版了一本更有影响力的书——《关于死亡定律的自然和政治观察》。

这本书中包含了伦敦1604年到1661年所有出生率和死亡率的统计数字。

1693年,天文学家、数学家哈雷在约翰·格朗特研究的基础上编写了寿命表,并将其发表在皇家科学院新开办的学术期刊《交易》上。

一个世纪以后,政府和保险公司考虑以概率为基础的寿命预期,哈雷的寿命表开始发挥巨大作用。

虽然哈雷的寿命表因为样本数不够多,最终结果不够精确,但思路却非常正确。

直到如今,保险公司沿用的仍然是哈雷当年的思路。

只不过,现在可以投入更多人力、物力、财力将调查样本数多样化,同时也可以最大限度增加样本数,以发挥大数法则的效用。

我们之前一直说,在重疾旧定义中列出的25种重大疾病的发病率能占到所有重疾的95%,其中前6种疾病的发病率能占到80%,这个数据并不是来源于原重大疾病的定义,而是来源于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

基于准确的经验发生率表,我们才能知道重疾险应该保什么重疾,必须保什么疾病。

同样,基于经验发生率表,各家保险公司在设计产品时,才能知道保费怎么厘定更合理。

例如:

8岁男性罹患重疾的概率是1/5000,如果重疾险保额50万,当年保费至少需要100元。

当然了,实际计算保费会比这个复杂很多,要不然为什么要叫精算师呢。

但不管怎么精算,都要基于合理的统计数据。

否则,全靠猜,保险精算师岂不成算命的了?

在2013年之前,国内是没有自己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的。

直到2013年,中国精算师协会在原保监会指导下,首次编写了《中国人身保险业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2006-2010)》,改变了一直以来重疾险定价、准备金计算依赖国外的情况。

《中国人身保险业重大疾病经验发生率表(2020)》对于《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使用规范(2020年修订版)》来说,具有重大指导意义。

对未来重疾险市场推出新品,同样具有重大指导意义。

至于细节,相信除了保险精算师以外,没有太多人愿意认真研究,咱们也就不展开说明了。

三、买旧产品还是买新产品?

相信大家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买旧定义下的产品,还是买新定义下的产品?

针对这个问题,鹏哥认为可以区别看见。

1. 甲状腺癌高发人群适合买旧定义产品

大家都知道,相比新定义,旧定义对甲状腺癌更友好,直接将其定义为重疾,按重疾的标准赔付,而新定义要进行分级对待。

所以甲状腺癌高发人群,适合买旧定义下的重疾险产品。

毕竟一个赔付100%,一个赔付30%。

孰优劣,一目了然。

2. 心脑血管疾病高发人群适合买新定义产品

如果心脑血管疾病高发人群,可以更多考虑新定义下的产品。

新定义对心脑血管友好度比较高,比如冠状动脉搭桥术,旧定义是实施了开胸手术,新定义是切开心包手术,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微创手术。

如果按旧定义,这不符合理赔标准,如果想让保险公司理赔,走法律程序是必不可少的。

但长远来看,对整个重疾险市场而言,新定义一定会好于旧定义。

历史发展的车轮,是任何人都阻挡不了的。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如果拿不定主意,先观察观察也好,毕竟新旧产品会并行一段时间。

让子弹先飞一会儿。

四、常见问题解答

对于新定义的执行,鹏哥总结了大家比较关心的几个常见问题。

1. 新版重疾险会更便宜吗?

新定义减少了甲状腺癌的理赔,而甲状腺癌又是重疾险理赔的第一大癌

这就意味着,保险公司理赔支出会节省很多。

因此有人预测,新定义下的重疾险产品,保费至少有10%的下降空间。

中国精算师协会也表示,在保障相同的情况下,重疾险产品价格会略有下降。

官方回答当然比较严谨。

这里的“略有”到底是多少,也只能等新产品上线以后我们再看了。

还好,离一大波新重疾险上市的日子不远了。

2. 旧定义的重疾险还能吗?

很多人以为,新定义公布之日,就是原有重疾险产品被秒杀之时。

目前看来并不是这样的。

新定义显然已经开始执行,但按新定义备案的产品还没有开始上市,仍然要给各大保险公司一点时间,让他们有时间按新定义去设计、报备产品。

为了能让市场有一个顺利的过渡,原有按旧定义备案的产品仍然可以销售到2021年1月31日。

2021年1月31日之后,所有按旧定义执行的重疾险都要下架,不允许再销售了。

这两个多月不到三个月时间,就是新旧重疾定义下,重疾险产品过渡时期。

同时,监管机构还明确规定:严禁借新老规范切换进行销售误导,严禁炒作停售。

一切法律禁止的事情,都说明之前有人做过,并且之后还会有人做。

大家做好心理准备,确保自己不要被营销了就好。

3. 以往重疾险保单是否会受影响?

这也是很多人关心的一个问题:既然旧定义的产品都要下架,我之前买的重疾险怎么办?会有什么影响?

我的重疾险是按旧定义执行还是按新定义执行?

我是不是需要做点什么事情?

鹏哥要告诉你的是:

踏踏实实待着,该干啥干啥。

新定义的执行,与已经投保过重疾险的人没有一毛钱关系。

我们之前买的重疾险仍然按旧定义执行,并且仍然按你已经签订的合同条款执行,没有任何一丁点变化。

未来几天,就是见证重疾险新品大爆发的时候。

如果你看好哪款重疾险,也可以给自己再加保一份。

至于新定义的执行,不管保障变好还是变差,都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过程。

我们要做的,以及能做的,就是拥抱变化。

否则,还能怎样?

 

坤鹏论保,10年保险及投资经验,懂保险、懂投资!

本文由坤鹏论保网站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kunpengb.com/a/202011/1604917793610.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kunpengshuo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