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股市投资 >

坤鹏论保:投资是与风险为伴,你明白什么是风险吗?

这个世界上,除了死亡是确定的以外,其他都是不确定的。

——坤鹏论保

提起投资,与之相对应的就是“风险”,投资本身就是一个与风险为伍的事情。

证券公司开户的时候都会有相应风险提示:入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现在购买理财产品时也会有风险提示,甚至还要先做风险评估,能够承担相应风险才可以继续。

不过大多数时候,这个提示就像烟盒上印的“吸烟有害健康”一样被选择性忽视掉。

尽管反复提示,大家仍然把风险置之不理,特别是牛市入市的投资人,更是如此。

相信很多人都没有认真研究过风险,我们今天就来聊聊风险。

  • 什么是风险?

  • 你讨厌风险吗?

  • 怎么降低风险?

一、什么是风险?

风险一词来源于古意大利语“risicare”,意为“害怕”。

从这个意义上讲,风险的定义可以概括为:损失的不确定性

这种不确定包括三方面:

  • 发生与否不确定;

  • 发生时间不确定;

  • 严重程度不确定。

我们之所以不愿意与风险为伍,就是害怕这种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性会一直持续下去,即使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也未必会增加哪怕一丁点确定性。

比如,有一个陌生人邀请你玩抛硬币的游戏,由他提供硬币,他向你保证,这个硬币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但你怎么确定他说的是对的呢?

显然没办法确定。

于是你要求在正式开始游戏之前让你先抛10次,来验证这个硬币确实没问题。

结果,抛了10次硬币以后,有8次是正面朝上,2次是背面朝上。

显然,你会认为这个硬币有问题。

陌生人和你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叫“统计学”的科学。

根据统计学原理,每抛10次硬币,出现8次正面、2次背面的概率为1/9,这并不能证明硬币有问题,你要做的是抛更多次。

你知道雅各布·伯努利的大数法则,于是你准备再尝试抛100次。

结果正面出现了70次,背面出现了30次。

你仍然会认为硬币有问题。

陌生人和你说,你需要抛足够多次,以证明该枚硬币确实没有问题,能掷出正面和反面的概率是50:50。

但这个足够多次很可能是100万次,也可能是1000万次。

你肯定不会花一年时间什么也不干,只是抛硬币玩,只为了证明这枚硬币真的没问题。

于是,你仍然不能肯定这枚硬币是不是真的没问题。

现实生活中,这种不确定性随处可见。

确定性反而凤毛麟角。

这种不确定性,就是我们要面对的风险。

不管是投资还是生活,我们都希望可以追求一种确定性。我们希望自己的投资肯定能挣钱,希望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肯定能对自己好,希望自己的合作伙伴肯定能忠诚于自己或者至少忠于共同的事业。

只是很遗憾,这个世界上,除了死亡是确定的以外,其他都是不确定的。

我们无法确定今天购买的股票明天一定会涨;无法确定这一刻起飞的飞机能在2个小时后安全降落;无法确定对你极尽恭维的下属心里有没有每天都在诅咒你。

网上有一个段子,男女两人的对话:

男人说:你们女人好可怜,结婚之前连自己孩子姓什么都不知道。

女人说:是呀,但是我能保证我的孩子是我亲生的,你能保证你的孩子是你亲生的吗?

所以风险并不仅存在于投资领域,风险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小到一件衣服的选择,大到生命安全。

我们需要理解并尊重一个现实,那就是:我们拥有的大部分信息既不正确,也不确定。

二、你讨厌风险吗?

提到风险——损失的不确定性,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我讨厌风险。

但实际上,我们很可能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厌恶风险,有些时候,人们甚至会拥抱风险。

如果我们真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厌恶风险,赌博就不会像今天这样风靡全球,即使严行俊法,仍然屡禁不止。

我们如今非常信任的保险行业,在1906年可保利益原则生效之前,与赌博也没有本质区别,都是一个关于概率的游戏,具有偶然性和不确定性,并且因为这些偶然性和不确定性会得到或损失货币。

甚至于整个金融领域也不可能像如今这样发达和高效,金融领域无时无刻不在与风险为伍。

所以,我们真的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厌恶风险。

以色列两位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和阿莫斯·特维斯基在关于人们如何处理风险和不确定性方面提出预期理论。

预期理论最重要的发现之一是:当我们做有关收益和有关损失的决策时,表现出了不对称性。

他们曾经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一种罕见的疾病侵入了某个地区,可能会使600人死亡,现在有两种救助方案:

A方案:可以且仅可以使其中的200人获救;

B方案:有33%的可能性救活所有人,有67%的可能性一个人也救不活。

你会选择哪个方案?

在参与实验的人员中,有72%的人选择A。A代表了他们厌恶风险,希望拥有确定性。

现在,我们将同样的问题换一种方式表达:

一种罕见的疾病侵入了某个地区,可能会使600人死亡,现在有两种救助方案:

C方案:如果采用C方案,600人中的400人会因此而死亡;

D方案:如果采用D方案,有33%的可能性所有人都救活,但也有67%的可能性会死600人。

与A/B方案不同的是,C/D方案把200人获救变成400人死亡,把67%可能全死变成33%全部救活。

这一次,有78%的实验对象选择D,愿意拥抱风险赌一把,因为他们无法面对400人必死的期望。

这种行为可以理解,但却并不理性,对于同一个问题的回答,不应该随提问方式的变化而变化。

通过一系列实验,卡尼曼和特维斯基得出一个结论:人们并非厌恶风险和不确定性,而是厌恶损失。

三、怎么降低风险?

风险管理,正是源于人们希望在面对不确定性时会有一个确定性的把握。

我们不希望把自己所有事情交给运气去决定,如果真是这样,风险管理就没有意义了。

我们仍然希望自己的命运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但有一点希望大家能明白:

风险管理并不是要追求100%的确定性,而是尽可能缩小不确定性。

追求100%的确定性,与尽可能缩小不确定性,这两者之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确定性意味着一件事情100%会发生,或者100%不会发生。

就像上文所说,死亡就是一种确定性,或早或晚,100%会发生。

但除此以外的绝大多数事情,我们既无法保证100%会发生,也无法保证100%不会发生。

我们不能因为一件事情发生的概率低,就说这件事情100%不会发生。

如果我们知道,人一辈子被雷劈中的概率是一百万分之一,你是不是会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倒霉?

那如果我再告诉你,买彩票中大奖的概率差不多是一千八百万分之一,比被雷劈中的概率还要低很多,你为什么还要执着的认为自己买彩票能中大奖呢?

明白了上文所说,坤鹏论保想和你说的是:

风险管理的最终目标不是杜绝风险,而是尽可能降低风险发生的概率,或者确保自己在风险发生时,损失在自己能承受范围之内。

说到这里,大家是不是会有一点熟悉的感觉?

没错,前两篇文章提到的逆向投资、逆向思维,归根结底就是通过逆向思维来增加确定性,减少不确定性,从而降低风险。

逆向思维是降低风险最常用,也最好用的方式之一。

想进入股市投资,先从理解风险开始。

坤鹏论保,10年保险及投资经验,懂保险、懂投资!

本文由坤鹏论保网站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kunpengb.com/a/202206/165539074078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kunpengshuo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