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股市投资 >

坤鹏论保:认识到预测的局限性 踏实做好自己

虽然你不能证明预测是对的,但同样也不能证明预测是错的,因为未来还没有发生。

——坤鹏论保

 

提起投资,大家最惯常的思维就是对未来的预期。

我买完以后会不会涨?

明天会不会涨?

下周会不会涨?

我们自己显然不知道答案,但这阻碍不了我们寻找答案的决心。

于是,各种专家应运而生,他们的观点高屋建瓴,左手宏观经济、国家调控,右手行业发展、趋势分析,行云流水,侃侃而谈。不见得上知500年,但肯定下知500载。让你不由得感叹:这就是我要找的指路仙人啊!

要是早认识这样的专家,我早就实现财务自由,成为人生赢家了。

对于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我们通常会寄希望于向比我们厉害的人求教。

这个时候,坤鹏论保再一次非常不合时宜地站出来,给大家浇一盆冷水:

冷静!我们要充分认识到预测的局限性。

或者更不客气的说,要认识到未来是不可预测的。

《投资最重要的事》一书里有一句话非常经典,坤鹏论保在这里引用一下:

我不会试图去证明未来无法预知的观点,我们是无法证明否定句的,当然也包括这一结论。

当然,坤鹏论保也明白一个道理:

  • 不会真有几个人会因为看了这篇文章就相信未来是不可预测的。
  • 更不会有专家看了这篇文章以后就不去预测了。

讲故事和相信故事是刻在人类NDA里的,是人类社会之所以能够正常运转下去的根本。

而预测未来的好处是:虽然你不能证明这样的预测是对的,但同样也不能证明这样的预测是错的,因为未来还没有发生。

你可能会认为自己与祖先不一样,他们迷信,而你相信科学,你对未来的预测是基于科学计算结果而不是巫师的占卜。

但你又怎么证明科学是能够预测未来呢?

我们不再相信上帝或大小神明能够管理未来事件,却代之以一种更具宗教激进主义色彩的信念,也就是无条件地相信科学预测,不管在什么领域,我们热衷于将未来浓缩于数字的运算之中,不论其可靠还是不可靠。

我们已经成功地将宗教信仰转化为对任何伪装成科学的理论或结论的轻信!

人类预测罕见事件的成功记录接近于零,或者说就是零。尤其是在政治和经济领域,更是如此。

可悲的是,政治和经济的影响已经早已覆盖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人类的发展史中,没少出现因专家预测失误而导致整个国家受其所累的事,而企业、个人被害惨的更是不胜枚举。

如果遇到声称自己能够预测未来的专家,敬而远之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我们有两类预言家:无知的,和不知道自己无知的。

——约翰·肯尼斯·加尔布雷斯

 

所以你也不用试图去证明他预测是不准确的,他会和你玩命。

回到投资这件事情上来,在投资中预测未来更不可取,但却非常有市场。

没有人喜欢在未来大多不可知的前提下投资未来。

但是,我们最好正视现实,寻找其他应对方法,而不是徒劳地预测。无论投资世界强加给我们多少限制,承认并适应比否认并冒进要好得多。

聪明的投资者绝不能只靠过去的推测来预测未来,这也是格雷厄姆的一个核心观点。

逆向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如果未来是可预知的,保守就是不明智的。你应该积极行动,以成为最伟大的赢家为目标,没有任何损失可担心。多元化是不必要的,杠杆是可以最大化的,担心风险是没有必要的,过度谨慎只会造成机会成本。

如果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自以为是的行动就是鲁莽。

赔钱的人有两种:一无所知的和无所不知的。

——亨利·考夫曼

实际上,如果从理论上来讲,在投资领域预测未来并非不可能。

只要你持有一个固定观点的时间足够长,迟早你会是对的。

即使你是一个门外汉,你也有可能因为偶尔准确地预见到别人没有预见到的东西而得到大家的赞赏。

但这并不意味着你的预测总有价值,更不意味着你能靠这样的预测赚到钱。

如果你想在投资领域成为一个预言家也并非不可能,坤鹏论保可以告诉你另一个切实有效的办法,但在说这个办法之前,请允许坤鹏论保先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

从前有一个算命先生,据说算的很准。

新上任的县太爷不信,就想考考先生,正巧那段时间大旱,于是县太爷就让先生算算什么时候能下雨。

先生拿出笔墨,写下几个大字,然后装到锦囊里交给县太爷,并且嘱咐县太爷,此锦囊待下雨天打开,方能灵验。否则,我算的就不灵了。

县太爷收好锦囊。

数日过去了,正好一日天降暴雨,县太爷想起先生当初给的锦囊,赶紧找来打开,只见锦囊里写着四个大字:

今日有雨。

县太爷感叹:先生果然灵验啊!

看到这个故事,你是不是会感叹:这样的智商是怎么当上县太爷的?

坤鹏论保准备告诉大家成功预测未来的方式,其实与此类似:

如果你想准确预测股市涨跌,最好的办法就是多预测,然后拣准的拿出来说,不管你对未来的预测是什么样的,至少都会有50%是准确的。

不准的选择性忽略就好。

长此以往,你肯定会成为让很多人敬仰的股市预测专家。

对于偶尔几个挑你毛病说你也有一些事情没有预测准确的人,直接无视就好,他们不是你的目标用户。

坤鹏论保并没有开玩笑。

如果你细心、长期去分析那些经济学家、投资专家,会发现他们的成功无外乎就是这两种方式:

  • 长期坚持一个观点,反复说,到处说;
  • 多预测,挑准的拿出来说。

只要你能臭不要脸的一直坚持下去,这两种方式都能让你成为预测专家。

至于是不是真能从股票投资中挣到钱,那都不重要。你可以从众多信徒里收智商税,收出场费,收图书版税。

 

坤鹏论保坚信,对股市投资,乃至对经济的预测,基本都是瞎扯蛋。

1930年以前,严肃的经济学家并不认为自己有能耐预测未来,这种想法不符合他们关于自由经济运作过程的一般观念。

20世纪20年代,大名鼎鼎的凯恩斯涉足当时流行的未来学,自此经济学预测的潘多拉魔盒被打开。

随着凯恩斯经济学被各国政府青睐,人们对经济预测的热情终于被点燃了。

但是,凯恩斯经济学存在一个基本错误——它认为在客观的经济学数据和社会成员的决策之前存的因果关系是机械式的。

可是,人就是人,不是自动化的机器。

有位美国专家说过:“人算的萧条是不会发生的,同样道理,人算的通膨也不会发生。”

显然,经济学家肯定不会认同这个观点,为了让自己的预测看起来更可信,引入复杂的数学是非常不错的方法。

早在19世纪70年代,马克思害怕自己不懂基于数学的经济学而掉队,专门做了1000页的学习笔记,试图掌握微积分。

他甚至还尝试用数学为一些重大的不可预见性建立一个模型。

经济学引入数学方程式的热潮开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

凯恩斯主义旧有的确定性失灵,新一代经济学家便以复杂应对一切,将这门学科变成了一堆超级抽象的数学方程式。

但是,伦敦金斯顿大学经济学家斯蒂夫·基恩就一直声称,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所以影响巨大,正是由于人们过于依赖有缺陷的经济模型——这让决策者们低估了风险,最终让世界陷入危境。

英格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安迪·霍尔丹表示,现实比基于数学的经济想象得更复杂,而且是非理性的。

因“投入产出理论”获得197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经济学家——瓦西里·列昂季耶夫这样评价道:

“年复一年,经济学家不断提出新的数学模型,并深入探索其特征;计量经济学家试图用所有可能的代数函数拟合同样的数据。但这些努力却几乎丝毫没有促进我们对真实经济系统结构和运行方式的理解。”

反而,恰恰这些模型、这些完美的演算结果,却将国家弄得一团糟,让经济变得更脆弱,更容易出错。

所以,认识到预测的局限性很重要。

不预测、不轻信、不盲从。

坤鹏论保,10年保险及投资经验,懂保险、懂投资!

本文由坤鹏论保网站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kunpengb.com/a/202206/1656513870787.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kunpengshuo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